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中餐厅》风波:“拿来主义”为何变了味

2017-06-08 18:03:53    来源:银河娱乐工作室   作者: 蒯佳琪   点击量: 

[摘要]八十多年前,鲁迅曾提出中国人需要“拿来主义”,八十年后的今天,某些国内综艺显然是将“拿来主义”运用得如火纯青了,但细品这样的“拿来主义”,是否会觉得变了味呢?

-e4a07ab7732b0b8~01.jpg

近几日,韩网新闻报道了关于湖南卫视《中餐厅》疑似抄袭tvN综艺节目《尹餐厅》一事,随后该档节目的金牌制作人罗英锡表示:“......要是是真的,那心情肯定会不好......我们节目不是很贵的,直接购买版权的话,我们可以告诉对方更多细节,甚至还可以给予售后服务。”

“抄袭”风波再现,国内综艺的”拿来“似乎已沦为一种习惯。近几年凡是有新的综艺节目出来,大家都会下意识地扒一扒该综艺会不会与某国外综艺有一些渊源,可见国综的原创性匮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2013年,以《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为代表的韩式综艺大举进军中国市场,标志着中国综艺进入一个“混血”新时期。

“混血”的出现其实也就显示着中国国内综艺的自主开发性还很弱。而这样的弱势和巨大的需求市场显然是不相匹配的,要想抢先占领具有巨额利润的市场,最简单高效的办法就是购买国外成功节目的版权,或者是直接照搬其优秀的创作模式。这样国综发展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由“混血”来打开中国综艺的新市场,却又过分依赖“混血”,没有形成自己原创综艺的开发模式,一直在模仿,却从未能超越。还不断的和韩综等国外综艺起争执,一边抢占着市场,却又一边失去着观众的支持。

国综与韩综相比,可以发现其差距主要表现在团队创新性上,而团队核心成员——编剧在节目创新上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在国内,早期的综艺节目的核心是编导。所谓编导,也就是一个人身兼编剧和导演两职,编剧岗位并未被重视。2013年,随着《我是歌手》的引进,节目编剧首次在中国本土出现。

实际上,编剧就像是一个节目的设计师,节目呈现出来怎样的效果一半都看编剧如何编排。编剧既要负责节目情景、规则的设定也要能预定节目中出现的高潮点,而这就要求编剧必须非常熟悉节目嘉宾。湖南卫视宣传统筹负责人表示:“编剧首先要打入嘉宾内部,与其交朋友,建立亲密关系,才能在放松的氛围下自然表现出更多的背后故事。”所以,在真人秀节目中,几乎每个嘉宾都有其相对应的编剧。在节目录制前,编剧甚至需要和嘉宾一起生活十来天,以便熟知嘉宾的性格特点和生活习惯,这样才能在节目中设置合适的情节来凸显其闪光点或者是能吸引观众的地方。且需要告知嘉宾节目大体流程,并对设计的任务和规则进行沙盘推演判断其可行性。在节目录制过程中,编剧还需要根据现场情况,调整设计细节或者是对人物加入新的设计,以保证呈现出最好的节目效果。

那么,中国综艺编剧的发展情况是怎样的呢?

中国虽然有了综艺编剧这个职业,但成熟、专业的编剧人才仍然十分稀缺。因国综编剧行业起步较晚,综艺编剧大多是85后或者是90后。如《奔跑吧兄弟》的总编剧王璐就是1988年出生的,做过四期《跑男》的她已经算是编剧团中的元老级人物。而在韩国资深综艺编剧都是有着十多年工作经验的老员工。《花样姐姐》《花样爷爷》韩方总导演李根昱曾说:“一般成为韩国综艺节目编剧有三个阶段:从负责调查资料的‘老幼作家’,到负责剧本构成的‘辅助作家’,在到负责全剧本的‘主作家’。”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由此可见,中国的综艺编剧即使是元老级也只是韩国“辅助作家”的“段位”,要想成为独当一面的“主作家”还需要时间得到更多的磨炼。

此外,国内对综艺编剧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及韩国。韩国借鉴了美国“编剧中心制”,综艺节目的主要力量在与编剧团,而在国内由于编剧团还未成熟以及导演最大等观念,编剧只能成为导演团的附属物,薪酬待遇远不及韩国,导致了很多编剧人才的流失。稀缺的编剧人才难以满足巨大综艺市场需求,创新性自然不能满足观众的期望。

除了各大卫视最大的编剧缺陷外,国内官方对综艺的轻视也是导致国综频爆抄袭门的另一大重要原因。在官方主流看来,综艺娱乐是小众,始终难登大雅之堂,大多时候都是任由其随意发展。为了最有效且最快捷地抢占市场,各卫视自然投机取巧引进国外优秀节目。而当中韩关系发生变化、综艺娱乐开始无序大规模“借鉴”时,政府开始有意识地“限韩”和“限模”。这样的一刀切,让各大卫视措手不及。如在“限韩”的情况下,由韩国金牌制作人金荣希团队制作,原定在湖南卫视播出的《来吧,说做就做》已经录制,但受“限韩”的影响,此前已传出消息该节目已被广电叫停。原先引进的韩国团队开始缩小活动范围有些甚至撤回,仅留有中国团队撑起原来的节目。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驻北京事务所代表金起献说:“从出现第二波韩流热潮的几年前开始,还有很多让韩国制作团队参与的节目,而最近这种现象正在明显减少。”

为了应对政府的整顿,各大卫视产生了两种应急措施。一种是“换汤不换药”,有些卫视为了用最小的损失来规避“限韩”、“限模”,就将节目改个名字,如《歌手》、《奔跑吧》等知名综艺,但实际上依然按照原来节目模式进行制作。而另一种是想自创以此出彩,这一类想原创但又缺失创新性,只好“借鉴”国外各优秀节目来填充本土综艺原创性的匮乏,最近被吐槽的《中餐厅》即为此类典型。其实,韩国对此类“借鉴”现象向中国光电反映过好几次,可因法令、管理等缺陷总是不了了之。这也就导致如今某些卫视“借鉴”成风,还不知悔改的现状。

随着综艺市场的逐步扩大以及国民素质的提高,国综的发展问题决不能被当做小问题去看待。不少中国网友都为国内综艺抄袭成风而觉得丢脸,但是这几年反复念叨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恰恰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法律上的责任难以界定,国家相关部门亟待加强对综艺发展的管理,不能放其自然发展也不能任性“一刀切”,而是要为其提供相应的资金资助并积极培养综艺编剧,并确定相应的法规条例来规范促进综艺的健康发展。而相关的综艺制作方要适当提高编剧的薪酬待遇,要培养得出人才、留得住人才,还要有一定的职业道德,不要总是依赖于国外的优秀作品,更重要的是要创作出完完全全属于中国本土的优秀作品。

八十多年前,鲁迅曾提出中国人需要“拿来主义”,八十年后的今天,某些国内综艺显然是将“拿来主义”运用得如火纯青了,但细品这样的“拿来主义”,是否会觉得变了味呢?“拿来”的最终目的是自己成熟能够“拿出”,一味的“拿来”只会失去自我。虽然综艺国内起步晚,但相信,只要制作方态度端正,即使现在慢一点、差一点,但只要是原创的,观众是能接受并等待更好作品出现的,相必那时,变味的“拿来”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责任编辑 梁慕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