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母子四人命丧保姆手,家政市场乱象何时休?

2017-06-30 12:10:45    来源:团结湖参考   作者: 于永杰   点击量: 

[摘要]徐玉玉之于电信诈骗,魏泽西之于虚假广告,此案中母子四人之于混乱的家政市场,都已经不是第一个受害者,惟愿他们能成为最后一个。


1498797358803614.jpg

作为一个读者,我特别不愿意去点开那些惨烈的新闻。但作为一名评论员,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去关注这样的事件。更遗憾的是,新闻的惨烈度和人们的阈值一样,不断升级突破。几天前,杭州一起“保姆纵火案”对人们冲击很大。一个保姆偷窃了价值几十万的名表,被发现后,男主人没有报警,只是想将其辞退。于是她放了一把火,女主人和三个孩子全都葬身火海。

让人最无法接受的是,这家主人对保姆非常好,甚至还借钱十万给她买房。这一出现实版的“农夫与蛇”让很多人对人性有点失望,于是“升米恩,斗米仇”的古老话题再次被提及。我从来不反对拿捏人际交往的分寸,“中道”的智慧肯定也是圣贤们撞得头破血流才体悟出来的。但如果因此就鼓励孩子“不要那么善良,不要对他们那么好”,似乎对此事则有过度阐释之嫌。

首先保姆的犯罪动机目前尚不清楚,有报道说,她是想先纵火然后帮忙灭火,以此重获女主人的好感。但也有人说,有迹象表明她纵火前将主人电梯锁死,而且火势不可收拾后,她没有救人而是自己先逃跑。如果前者属实,则似乎不能完全归结为“主人对保姆太好了,让保姆觉得自己偷窃也不该被辞退”,然后泄愤报复。

另一条重要线索是,惨剧之后人们才发现,每天住在主人家的保姆,原来嗜赌成性,此前就曾因偷窃被家政公司开除过。也就是说,这个保姆本来就是有犯罪前科的人。所以就事论事而言,这起惨剧目前尚无法归因于“主人对保姆好过头了”,而更像一起偶然事件,保姆本人的个人品质是主因,完全没必要上纲上线怀疑整个人类。何况如果舆论被引导到“为富顶多不仁,穷凶才会极恶”,遗憾就更巨了。

其实整个事件中,特别值得追问的是:被害人一家以月薪7500元聘请的保姆,为什么仍然得不到品质的保证,竟然让一个有诸多前科的女赌徒、这样显然不适宜从事家政服务的人,混迹其间。也就是说,对于家政这样一个深入千家万户的特殊行业,我们的监管竟然存在着如此致命的漏洞。

有犯罪前科的保姆,流窜到多个主顾家中作案的事例,媒体已经报道多起了。最骇人听闻的要算发生在广东的“何天带、陈宇萍毒保姆系列毒杀老人案”。这些保姆为了早点拿到整月工资,就用下毒的方法将雇主老人毒杀。据其交代曾作案十多起,但因为家政行业缺乏从业档案征信系统,少有中介会负责调查,雇主对于这些保姆手上曾连续死过十多位老人的过往一无所知。此案后,多地记者调查都发现,保姆行业的入职门槛极低,凭身份证向中介结构缴纳20元介绍费即可。至于身份证的真伪,以及保姆的品行都无从核查。而一旦从业,她们却与雇主朝夕相处。

据说现在找个合适的保姆比找对象都难,家政行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两万亿,不少投资研究机构将其视为一个投资风口。然而难以置信的是,对于这样一个规模庞大、涉及千家万户切身利益的行业,我们的监管却远远没有跟上。远的不说,在新加坡、香港,对于雇佣外籍家庭劳工,政府都制定有专门的《雇佣条例》,对于劳资双方以及中介机构的权利、义务都做出细致的规定。

而我们目前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家政公司、家政服务员、雇主三者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主要参照民法及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调整。近年来,已有学者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呼吁制定专门的《家政工人权益保护法》,并建立完善的家政诚信体系,使得雇主与家政服务员双方,可以对彼此的诚信状况有所了解,以维护各自权益。但可惜的是,并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积极回应。

昨天徐玉玉案在山东开庭审理,这位女大银河娱乐因电信诈骗致死一年后,穿越重重新闻事件的尘封,再一次回到人们的视线。在我们这个时代,有许多案件,以生命的代价标记着社会的进步。徐玉玉案如此,魏泽西案如此。我们哀悼这些美好生命的最好方式,就是将酿成悲剧的漏洞堵上。徐玉玉之于电信诈骗,魏泽西之于虚假广告,此案中母子四人之于混乱的家政市场,都已经不是第一个受害者,惟愿他们能成为最后一个。

(责任编辑 张紫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