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抑郁症:时代交变的“重感冒”

2017-12-23 18:14:19    来源:银河娱乐工作室   作者: 邱蕾   点击量: 

[摘要]2017年12月18日傍晚,SHINee主唱金钟铉于出租房内烧炭自杀,后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次日,金钟铉的遗书被公开,上面记述了他与抑郁症的斗争过程,他在上面写着:“抑郁最终将我吞噬。”

1514025406801608.jpg

2017年12月18日傍晚,SHINee主唱金钟铉于出租房内烧炭自杀,后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次日,金钟铉的遗书被公开,上面记述了他与抑郁症的斗争过程,他在上面写着:“抑郁最终将我吞噬。”

近些年,“抑郁症”这个词不时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kimi乔任梁的逝世,本兮的离世……都因抑郁症。抑郁症这一词语的出现频率越来越高,不仅仅是在娱乐圈,甚至就是在我们自己的朋友圈,也会有一些朋友似乎在被抑郁所困扰,抑郁的乌云在日益扩散。

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是心理障碍的主要类型。临床可见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拥有自杀企图或行为。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2005至2015年的十年间全球受抑郁症影响人数增长了18%,2015年全球大约有3亿多人患有抑郁症,如果按人口比例来计算,占到全球人口的4.4%。抑郁症作为世界第四大疾病,预计到2020年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疾病。而根据《2017年中国网民抑郁症调研报告》可知,中国每13个人里面就有1个抑郁症患者, 目前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超过一个亿。

首先,值得我们思考的是,为什么当今抑郁的人会越来越多?答案自然与时代背景脱离不了干系。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生活便利化、教育普遍化,再加上计划生育政策的有效实行,使得当代的中青年群体中的许多人都是在温室里长大的,脆弱、聪明和敏感是处于这一时期的人的典型特征。当今的中青年群体,很多都是独生子女,享有着父母的全部关爱,同时也独自承担着来自家庭的全部期望,养老和子女的教育压力全部都积压在一人身上。同时,城市快节奏的生活、繁重的工作压力,这些又加重了当代人身上的负担。

同时在都市生活圈里,人们习惯将保持距离视为一种尊重,习惯为他人留有隐私的空间,这种相处方式看似礼貌,实则疏远。人们习惯维持表面上的关系,以求得工作上的便利,而事实上彼此却并不了解,缺乏心灵上的交流,而这恰恰也加剧了我们的孤独感,也增长了抑郁症的发病率。

有人称抑郁症为“时代病”,高强度、快节奏的时代背景下,我们难免会产生浮躁感和迷茫感,会对新生事物抱有异样化心理,对人与人交往方式的转变而感到无所适从,而将这一切归结于时代的错误也未免过于偏激。与时代和平相处之道我们也一直在努力探寻,时代在发展,这是历史必然,我们无法阻拦。而我们也绝无法因为时代发展而衍生的一系列问题,就去否认发展,甚至拒绝发展。时代发展下的焦灼与不安心理,最终还是得靠我们自己去努力解决,无论是对新生事物的对待方式,还是与他人的相处之道,都需要在无数次实验后才能走上正轨。

其次,难道每一个说自己抑郁的人患有抑郁症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抑郁症确实真实存在,但有些人却打着抑郁症的幌子来“蹭热度”“博眼球”。故作深沉、抑郁阴暗被有些人视为提高自身逼格的利器,仿佛只要自己越“忧郁”就越有“品味”也越“特别”。他们将抑郁视为自我获取优越感和特权的工具,生活中正常的悲伤情绪都被他们无限夸大,故作呻吟。于是当我们的朋友圈出现了感伤句子时,我们自身却对其自动产生免疫,抑郁似乎也和矫情慢慢划上了等号。而那些真正患有抑郁症的人,却夹在这乱象中让人分辨不清。当他们想找人诉说自身的痛苦情绪时,却可能得到一句“不要把世界看得如此悲观”的回答。

抑郁症本身就不容易被看出,而社会上这种以抑郁为荣的现象却将抑郁症患者放置在了一个更为尴尬的境地。会有这种情况的存在,与现当代人内心的浮躁感有一定的联系。他们对抑郁症的概念和问题有所混淆,很多人没有真正地沉下心来去了解抑郁症,而这通常会让公众对心理卫生健康产生过度敏感或泛化的恐惧。抑郁症自然值得我们去重视,但同时我们也要学着去平淡看待它。不以此为荣,更不以此为耻。

同时,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也有许多人通过专业的心理治疗而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而这是否也在说明我们在积极地探求着这个与这个时代携手共进的更好方式,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社会高速发展的同时,或许一系列的问题也相伴而生,而积极探索出路向来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类社会得以生生不息的原因。也期望不久的将来人们可以走出抑郁症的阴影,在时代的蓝天下尽情呼吸。

(责任编辑 张紫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