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潮流乐活 >

今年喜欢嘻哈的人,和去年喜欢民谣的是同一帮人吗?

2017-09-10 10:30:27    来源:银河娱乐工作室   作者: 江珊   点击量: 

[摘要]无论你是沉浸于民谣的旋律和歌里的大雁、南方、安河桥、理想和成都,还是被嘻哈的flow和歌词里的热血和嘶喊所吸引。你都还是你,你都只是你。酷的只是歌曲本身,和听歌的人毫无关系。

昨晚,《中国有嘻哈》上演总决赛。PG One和Gai获得双冠军,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尴尬且不失礼貌的结果,充满了Peace&Love。《中国有嘻哈》一开播,便在足够热度又没被消费过的吴亦凡的助攻下赚足了热度,打败一众选秀节目,稳居话题第一、人气第一,刮起一阵嘻哈风潮。票圈群聊也充斥着“你有freestyle吗?”的表情包,“freestyle”也成为红极一时的网络词汇。中国有嘻哈

很多人会发现,今年嘻哈风的兴起,和去年民谣的爆红非常类似,可以说都是小众的觉醒。民谣的走红,是一个比较缓慢的过程。最开始进入大众视线的是《董小姐》,当时还是清吧驻唱歌手左立参加一选秀节目是弹着吉他唱着“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此后这些歌词也被用在在各种段子甚至语文试卷里。民谣歌手宋冬野也由此走红,不聊他之后的行为如何,《斑马斑马》《安河桥》《莉莉安》等等都是无数民谣爱好者收藏歌单里的曲目。此外比较突出的民谣歌手,如马頔、好妹妹乐队以及“老公”陈粒等人,都是“小众”民谣音乐里的“大众”偶像。

这些“大众”民谣歌手的走红,在他们收获新粉的同时,伴随着一部分老粉的出走。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一首永远不会流行也永远不会过时的歌曲,那才是民谣。我喜欢的音乐是小众的,它们经由主流媒体传播出去,被大众了解和喜爱是我不能接受的,独立音乐人居然向主流做出了妥协。换用嘻哈的说法,这一点也不real!

中国有嘻哈

如果说大众最开始注意到《中国有嘻哈》,是和多年前汪峰那句“你的梦想是什么?”的魔性相类似的——你有freestyle吗?最终留住观众的,其实就是这些rapper们挂在嘴边的“keep it real”,他们有装出来的“文明”,也有“哎呦,我这暴脾气”此般怒发冲冠的时刻。《中国有嘻哈》并未过分剪辑,以偏记录片的方式展现了这群“五颜六色”的“顽童”们。以前不听嘻哈音乐的人,也渐渐开始喜欢上这群来段音乐就可以freestyle的,或许可以称为中国的“地下工作者”的rapper们,他们也跟着不由自己地抖抖腿、晃晃身子和摇摆摇摆。

这个时候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句话,今年喜欢嘻哈音乐的,和去年喜欢民谣的是同一帮人。嘻哈的流行,在一定程度上是主流媒体助力甚至主导的结果。小编记得看过一段话,内容大抵是:但凡是圈子、群体、舆论乃至流行或时尚的形成,其背后都存在着传播学上讲的“沉默的螺旋”机制。简而言之,人是一种社会动物,当在群体中发现自己属于“多数”或“优势”意见时,他们会倾向于大胆展示自我;而当发觉自己属于“少数”或“劣势”意见时,一般人会屈于环境压力而转向“沉默”或附和。如此发展,便形成了一个螺旋式的恶循环。经过大众传媒强调过的事物由于具有相对公平性和传播的广泛性,就会非常容易被当做“多数”或“优势”意见所认知,如此以致于“盲目跟风”现象的盛行。千人一面,不敢高声语。

 那么,今年喜欢嘻哈音乐的,和去年喜欢民谣真的是同一帮人吗?

民谣是歌与诗的欢潮,歌颂自我,歌颂爱情。嘻哈的内核则是好斗、炫耀和挑战。民谣和嘻哈可以说是两个极限。一个是自我的浅吟低唱,不需要多少观众,或者说不需要观众,偷着乐大概是民谣的终极幸福。而嘻哈则是,我就是要让你看到我的态度,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却不得不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无论你是沉浸于民谣的旋律和歌里的“大雁、南方、安河桥、理想和成都,还是被嘻哈的flow和歌词里的热血和嘶喊所吸引。你都还是你,你都只是你。酷的只是歌曲本身,和听歌的人毫关系。中国有嘻哈

虽然在民谣和嘻哈的流行中,或许真的伴随着大批“盲目跟风”粉,但如同PG One所说:“先盲目跟随,再慢慢去理解,这一个过程,我觉得一切都是好的。”在时间的催枯拉朽之下,真正留下的,会是那些在它是小众时乍见欢心、且久处不厌未在它爆红时叛逃并雀跃于它被更多人知道的人,更会是那些开始毫无接触,但在了解后感叹相知太晚的人。

不管你在这个夏天有没有爱上嘻哈音乐,小编都希望你记得初听嘻哈的那种感受。毕竟,它唤醒了我们心中不敢说出的自己。

(责任编辑 江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