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诺尔达

2017-08-18 15:20:11    来源:投稿   作者: 丁超男   点击量: 

[摘要]他死了,于是故事结束。

   神说:爱如捕风。

       森林喘的像狗吐舌头,阳光冷眼瞧着瘴雾重回他的怀抱,动物们缩着手脚预备新一轮的吵闹。蚂蚁开始与不劳作的蝉理论,乌鸦准备被骗走口粮,灰狼藏在小路上伺机而动,鱼摇摆尾巴。

 

诺尔达


       诺尔达死了。

 于是故事拉开帷幕。

 燕子连羽毛都快腐烂在泥土里,鼹鼠先生只能拿出窖藏了整个冬天的果子,偷偷摸摸地给他送去,人们叫他“投机者”,但没有他燕子得死在冬天。现在投机者要去求婚了,上帝知道,这一个拇指姑娘是薄荷味的!

 光来了,于是狐狸开始工作。

“你看,粗鲁的野兽都惧怕我。”狐狸对着老虎呲牙咧嘴,“但乌鸦小姐是如此的优美动人”

“日安,乌鸦小姐。”狐狸彬彬有礼。

“这串葡萄一定又酸又涩,不过昨天愚蠢的人类送了我几尾鱼,我还听说你前一段时间生了病”,他回头看着老虎,“可是我找不到动物从你洞穴里出来的脚印,所以我也不会近到你面前的。”

“瞧,乌鸦小姐,给你一个忠告,千万不要相信吹捧你的人”,狐狸叼着肉走了。

 过了一会,狐狸回来拖走老虎的骨架,把肉放回树梢,摘下不成熟的葡萄,然后明天重复,后天也重复。

 越来越多的东西失去了动静,风在不久前枯萎成了一滩水,我的皮毛和心脏也许会在今夜不再柔软,狐狸难过地想。

 

诺尔达


 诺尔达被谋杀在睡眠。

 鼹鼠先生得了好眠,他把通向田鼠家的地道堵的严严实实,燕子又把薄荷味带到温暖的国度去了,谢天谢地!在春天,燕子又回来了,他每年都回来,只是这一次上帝只扔回了他的灵魂,“你瞧,上帝和我一样讨厌他。”鼹鼠悲伤极了,他只能爱惜自己的黑天鹅绒袍子了,那是一只野天鹅送给他的---用他还是丑小鸭时的羽毛。现在他再没有朋友了----即使那只燕子只会吹捧自由。

 这不是我的春天,于是鼹鼠离开地底。

 一只犀牛来到诺尔达,“所有有目标的人都值得尊敬,即使是一只鱼想要上岸行走。这是个理想主义者,直到他的角被狩猎者偷走,可能他还是,也可能不是了,因为犀牛离开了森林,那只鱼变成了泡沫。

 鼹鼠裹着黑天鹅绒的袍子,衔着火柴继续地底的穿行。他把春天带回了地底。

 狐狸慕名而来。

 故事被推翻重建。蚂蚁给了蝉冬天的食物,田鼠把拇指姑娘拒之门外,蛇老实待在巢穴,在自由的春天。

 

诺尔达


 诺尔达死于自由。

 狐狸的朋友们也死于自由,从那以后他就孤零零的。或许一切可以回到原点,即使大家都扮演愚蠢的角色。狐狸重返地面。

 懦弱者活着或者死了,凭借剩下的骨骼,没有区别。

 狐狸开始寻找春天。

 陷阱里从天而降了一只-----兔子?

 兔子先生愤怒地说:“我脱了几百次毛,没见着一次春天!” 或许我会有一个伙伴,狐狸想。从诺尔达的东面走到南面,西面走到北面。兔子失去了耐心,“这里没有春天!”他们试着远离诺尔达。

 “所有有目标的人都值得尊敬。”犀牛对他们说,“但是-----你要知道”,这只犀牛快死了,“诺尔达死去之后,这里就只剩下春天。”

 兔子继续远离诺尔达,像来的时候一样,一个人离去。

 犀牛化成了骨骼。

 他的角躺在地底。

 鼹鼠裹着黑天鹅绒的袍子,衔着火柴继续地底的穿行。狐狸的皮毛和心脏在今夜不再柔软。

 他死了。

      于是故事结束。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