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终南不老

2017-12-07 22:34:33    来源:银河娱乐工作室   作者: 曾文文   点击量: 

[摘要]到最后,你我深情如此,终究是抵不过造化弄人。

       终南有坟,名不老。客奇之,问何故,言乃淮南翁媗塚。

       元光二年上巳之日,那一天,草长莺飞,阳光明媚。河边绿柳肆意生长,路上行人悠然自得,暖风熏得人暖洋洋的。此情此景,最适合发生点故事。

       她站在路旁,拈花一朵,笑意盈盈,低头和身边的丫鬟说着悄悄话。有风吹过,她丝缎般的秀发拂过枝桠,人面桃花,不过如此。

       远远的,她就看到那人走来,一袭白衣,长身挺立,唇边含笑,温润如玉。路旁的小姑娘无不偷偷打量着这个帅气的男子,瞥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当然,也包括情窦初开的她。本来在赏花的她看见了他的身影,立马脸红着低下头。这一切都被身边的丫鬟看在眼里,她开玩笑说:“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小姐你觉得这两个词语用来形容那边刚刚走过来的男子可妥?”她的脸更红了,却仍是点了点头。丫鬟看出来小姐是对那个男子有好感。因此鼓励她:“小姐若是心悦于他,可以一试。若无尝试,则无结果。”一番话说的她心绪波动,她终于鼓起勇气对她说了第一句话。有了开始,过程就简单起来。两人相见恨晚,小到一沙一叶,大到山川河流,都有许多共同语言。空闲的时间里,她会去他府里找他,看他练功,在他大汗淋漓的时候为他端杯清茶,听他笑着对自己说谢谢。他会陪她逛街,会为她买好看的胭脂和首饰。不是没有接触过男子,是还没有人让她感到如此心动。那是她生命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就算是只有细水长流,仍她觉得之前的日子都是将就。

终南不老

       《佛经》里有句话说“因爱生怖。”因为爱着,她开始恐惧,恐惧时间的脚步,因为时间向前走,意味着分别越来越近。然而,无论多么恐惧,都阻止不了别离的事实。

       送他离开的那一日,在渭水河畔,她低头忐忑着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然而等到的确是一句“汝尚幼,勿随意付于心意,恐他日徒伤悲。”拒绝得如此婉转,思考得如此理智。让她一度以为之前度过的几个月不过是一场梦境。可她不知道那不是梦,怎么办呢?她就是喜欢他,她愿意为了他长大。

       后三年,韩衿戌守定襄,她千里传尺素,书:“妾已及笄。”你看,我已经长大了,你可以娶我了!其中包含的欣喜任谁都能看懂。可是,她仍是没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那人没有给她许诺。没关系,她愿意等。

       复三年,她跟着姐姐刘陵侦查长安城的情况,为父亲拉拢和结交皇帝身边的人。每次遇到他,都是既欢喜又胆怯。欢喜的是她遇到了朝思夜想的人,胆怯的是他迟迟没给自己回复。她一生的勇气都用在韩衿身上。一次是开口朝他说第一句话,剩下的全都用来等待。

       又三年,她身患重病,久久不愈,每日靠着汤药坚持着。可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韩衿还没娶她,她怎么能安心。可是,就算自己再努力,还是抓不住他,留不住岁月。丫鬟对她说:“小姐,振翊将军要走了,他即将跟随将军卫青抗击匈奴。”那时她正在喝着又黑又苦的汤药,听到这话,眼泪止不住的落入药罐里,丫鬟在旁边急得不知所措。这药再苦,也不及心中苦涩半分。

终南不老

       他是她日复一日的念想,是她唯一的希望,是她所向披靡的勇气和力量。可是,现在他又要离开,不知何时能回来。她觉得,自己再没有力量去等他一辈子了,那就再见他最后一面吧!大军马不停蹄的前行,她就在后面苦苦追着,十余里,终于耗尽她所有的力气。苍茫的雪地里,前方是杂乱的马蹄印,后面是她追逐韩衿的脚步。“咳,咳咳”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的口中涌出,染红了她素白的衣服,染红了苍白的雪地。你看,这天地这么大,却不舍得满足她一个小小的一个愿望。她想大哭一场,却再没有哭泣的力气。因为此时的她已是形销骨立。都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这句话还真是符合她。

       元狩元年,淮南王刘安、衡山王刘赐密谋反叛之事彻底爆发,她和姐姐刘陵都被关入狱中。然而这又如何呢,她以为他终于会想起自己。

       或许她再不会知道,那人从未忘记过自己,只是以他的处境,如何许她一世安宁。

       更不会知道未央宫外,他苦苦哀求皇上能见自己一面。没得到允许,他就一直在未央宫外叩首不止,额头上鲜血淋漓,染红了未央宫繁华的大地。可是,都没用的,就算她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她什么都没干,可谁叫她的名字叫“刘媗”呢?谁让她的父亲谋反呢?

很久之后,有人来告诉他答案——“上弗允”。“上弗允,上弗允”真是和自己想的一样,可他还是忍不住尝试。

终南不老

       流转的时光,照一脸沧桑,再也来不及遗忘。因为不久后,她就病死在狱中。韩衿将她的尸体运了出来,多好啊!他终于能这样毫无保留的直视着她了,不用再隐藏自己眼里的感情,不用再担心自己给不了她未来,因为她已没有未来可讲。就如同过去那些年里的每一次相遇,在她偷偷凝望他的间隙里,他回望她的眼神一样。他是将军,感觉自然更加敏锐。她的每次偷看都瞒不了他,而他的凝望却能轻易地瞒过她。他亲手将她葬于终南山,这个地方远离喧嚣,他希望生前经受病痛的折磨的她,离开人世后能够安宁。

       刘媗,你知道吗?如果可以,我愿我六道轮回,换你我半生厮守。

        后长安有歌曰:茔茔蔓长,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