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春日繁花,一路相送

2017-12-13 22:40:03    来源:银河娱乐工作室   作者: 邱蕾   点击量: 

[摘要]他默不作声地将手放在妻子的肩上,轻轻地,轻轻地拍了拍。

       在第四次看到手机屏幕上来自母亲的来电显示后,正在上课的陈沉选择了关机。直到下课铃声响起,陈沉打开手机,才发现母亲的短信塞爆了信箱。里面写着:速来医院,小可有事。

       小可,是他的独生女儿,今年六岁。

       他慌慌张张地请了假,马上赶去了医院。推开病房门时,他看见母亲低着头,眼角里藏着亮晶晶的泪。他将视线慢慢转移,看见病床上躺着的女儿小可。虽在睡梦中,但她小小的眉头却皱得紧紧的,像是在做着什么噩梦。

       陈沉的一颗心狠狠地揪了一下,身体却忽然感到乏力无比。母亲些许是听见了动静,朝他看来,一瞬间眼泪便像疯了似的拼命往下流,她哭着哀求说:快去和医生说,快去和医生说……”一遍又一遍。母亲近乎撕裂的哭喊声在他的耳边不断回响,不曾停止。直到,医生亲口说出,女儿小可患白血病的事实,他彻底慌了。

       人来人往的走廊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个袖口沾满粉笔灰的男人,在所有人漠视的眼神中,蜷缩在蓝色的塑胶凳上,嘴唇止不住地颤抖,一双眼睛红通通的,含着泪却没有掉下。

       令陈沉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他许久没有见过的妻子,再一次看见她时,他竟然是在哭。而那个一向妆容精致的女人,眼睛上的妆被泪水晕染成了难看的黑色,连右耳的流苏耳环掉了也全然不知。这般狼狈,真的一点儿也不像两年前那个把离婚协议书摔在他眼前的傲慢女人,真的一点儿也不像。

       她狠狠地给了陈沉一个耳光,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眼神里透着幽怨的光,她说:为什么早没有发现小可的情况,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陈沉陷入了沉默。他是市一中最有名的魔鬼班主任,带过一届又一届的高三毕业生。银河娱乐所有不符合规矩的细微举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可是,为什么却没有发现女儿的异常?早晨出门,女儿还在安睡,他轻轻给她一个吻,摸摸女儿怀里的小熊玩偶,就静悄悄地出门了。夜晚回来,女儿抱着小熊又陷入了安睡。他又悄悄为她关了房里的小台灯,蹑手蹑脚地亲吻她的额头。

       他自以为自己视女儿如珍宝,却又好像无数次错过女儿的成长。他只是在每天的晚上,伏在书桌前,为女儿写好第二天要做的任务清单,便沉沉睡去,小可的奶奶会在第二日早上便会将清单收好,每次回家后的他只有看到清单上的小框框里都打上了小红勾,才会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陷入沉睡。

       他总觉得时间还够长,带完这一届高三了,就不再做高三年级的班主任,抽出更多时间陪伴女儿小可。可校长劝他说,学校需要他,等到明年女儿读了小学一年级再走也不迟。于是,他便又犹豫了。

春日繁花,一路相送

       如今,他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失了什么。他走进病房,小可已经醒来了,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看见爸爸进来了,一张小脸才舒展开笑颜。她叫爸爸,稚嫩的口音,声音却细若游丝。一瞬间,陈沉感觉自己心一紧,眼中藏着的泪好像又要掉了下来。他回答说:嗯,爸爸在这儿呢。”

       小可笑着,可爱的小虎牙也露了出来,她问:爸爸,我生什么病了?”

       陈沉不语。小可便接着说:我应该听爸爸的话,要吃早饭的,可是奶奶给我塞的鸡蛋我真的一个也吃不下。”

       沉伸出手来,摸摸小可的脸蛋,眼睛已经噙满了泪水,嘴角却还是扬着的,他说:奶奶起那么早辛苦给你做的,你不吃怎么长高呢?”

       小可点头,眼睛呆呆地看着点滴瓶。又看了一眼爸爸,说道:爸爸我想睡一会儿。”在父亲温柔的体温下,她感到无比安心。陈沉轻声回了一句“嗯。”便像无数个夜晚那样,在孩子的额间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只是这次有一颗泪水俏皮地落在了小可的羊角辫上,亮晶晶的,像一颗小水晶似的。

       一直默默坐在孩子身边的陈沉,不知什么时候陷入了熟睡。梦里,他看见女儿小可梳着两只羊角辫,眼睛弯成了两条长长的月牙。她背着粉色的书包,穿着一双黑色的漆皮皮鞋,她说:爸爸,我去上学了。”便哼着歌蹦蹦跳跳地往一片白茫茫的前方跑去,他伸手,却没抓住女儿小小的肩膀。女儿回头,冲着他微笑,弯成月牙的眼睛里好像藏着亮晶晶的光。

       他惊醒,发现袖口被泪水浸湿了一大块。他惊慌失措地朝床上的女儿看过去,看见女儿熟睡的侧脸,才暗自吐了一口气。

       他默默端详着熟睡中的女儿,忽然在想,女儿此时在做着什么梦。墙上的时针已经走到了“9”的位置,往常这个时候的女儿应该在读英文单词吧。他总是把她的一天给安排得满满的,学汉字、读英语、弹钢琴……每一个任务都是他仔细思考后,为女儿亲自加入了学习方案,于是连性格大大咧咧的母亲也被他“逼着”去监督小可。他无时无刻不在推着小可向“优秀”靠近,甚至逼着她承受着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枯燥和压力。现在仔细想来,那个绝情而不自知的自己好像一直暗暗和小可的母亲较着劲,好像是想要告诉那个女人,小可没有她那样的母亲才可以变得这么优秀。但是,他猛然惊觉,一直以来却是他错了。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或者说,想要做些什么。

春日繁花,一路相送

       一个月后,一份特殊的任务清单被制作出来。陈沉在写着任务清单的那张纸上,用彩色铅笔画上了一个大大的粉色爱心。上面整齐地罗列着8项尚待完成的任务,是陈沉专为女儿小可设计的。

       在医院呆了一个月的小可,开始有时候会向奶奶悄悄抱怨,说想要回家,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扎针真的好痛。陈沉其实都知道,他还知道小可虽然一直催爸爸回去上课,可每天睡觉前都会悄悄问奶奶,爸爸还在医院吗?

       而此时的陈沉,已经答应了医生的建议,让女儿小可接受化疗,可即使那样,女儿的治愈的几率并不是很高。他知道这份清单,也是时候交给女儿了。

当女儿看见那份由爸爸亲手制作的粉色的任务清单时,她笑了,眼睛弯弯的。她说:爸爸,这些事好奇怪。”

       她开始念起来,用带着奶气的声音:和奶奶学会做纸花、和爸爸一起选一个漂亮的书包、和爸爸一起种一棵树……去见一年级的新同学和老师。”

       陈沉每听一条就默默地点一次头,他含着泪,看着他心中那个小天使可爱天真的模样,忽然有了怅然若失的感觉。

       小可说:爸爸做完了你会给我奖励吗?”

       陈沉点头,理了理小可鬓角的碎发。

       任务清单开始的第一天,小可就显得异常兴奋,折纸、裁纸她学的很快,漂亮的纸玫瑰马上就在她的手上绽放,而陈沉却手忙脚乱,粗糙的大手捏着那张小小的纸,不知不觉就把它给揉得皱皱的了。小可便笑了,笑爸爸笨。陈沉没说话,也只是一个劲地傻笑。一向言语犀利的他,在女儿面前却连一个反驳的字都蹦不出了。

       他带着女儿去大商场买书包,女儿看着那些漂亮的书包都快失了神。最后,在有公主图案的粉色书包和挂着小熊挂饰的紫色书包李里,她艰难地选择了前者。

       当他们将树苗埋进土坑里的时候,小可握着小树苗的手抓得紧紧的,丝毫不肯懈怠,那样认真乃至近乎虔诚的模样,在陈沉眼中看来,是那般好笑又让他莫名感动,小小的孩子已知生命的可贵,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她拥有一颗尊重世间所有美红的心,一颗可爱的心。

       陈沉忽然出声询问道:小可,如果这棵小树苗没有长大怎么办呢?你会伤心吗?”

       小可仰起头,阳光下的她露出一张干净而明媚的笑脸,说道:当然会啦,但是可能是小树它自己不想长大吧,我们不能怪它,所以好像也不会那么伤心吧。”

陈沉愣了愣,随即便笑了,嘴中不断地呢喃着:对啊,对啊,怎么能怪它……”

陈沉送小可去小学的那一天,他忍不住拨通了妻子的电话。虽然小可还没有达到入学年龄,但他和校长说明了情况,于是小可便成为了该校唯一一名一年级体验生。

       妻子接通电话后,电话这头的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快一分钟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妻子的抽泣声却首先打破了沉默,于是陈沉也忍不住掉了眼泪,他絮絮叨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结婚时因羞涩而不敢说的话、离婚时因所谓的自尊而没说出口的挽留、小可去上一年级”的事……许多许多,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直到听到电话那头,妻子一句淡淡的“嗯”,不知为何,他感觉心里的某一块缺少的地方忽然被填满了。

春日繁花,一路相送

       那一天,天气很好,阳光慵懒,微风柔和。陈沉和妻子并肩站着,陈沉低下身子帮女儿小可背上了粉色的书包,妻子笑着,将一个小纸袋递给了小可。小可往纸袋里望去,竟看见了一袋子的红色纸花,于是她也甜甜地笑了。

当小可转过身,蹦蹦跳跳地朝学校里跑去时,陈沉挥着手向女儿告别,一时间泪水又悄悄沾湿了眼眶,他转头发现身边的妻子早已泣不成声。

       在怎样的年纪才能看透人生,陈沉觉得他还是茫然的,可他六岁的女儿却比他看得透彻,那双干净的眼睛中的世界很纯粹,恐怕也是非常美好的,可是他却错过了太多太多的美好。

       只愿一路繁花相送,让美好不曾寂寞。他默不作声地将手放在妻子的肩上,轻轻地,轻轻地拍了拍。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