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彩墨

2017-12-23 23:02:31    来源:银河娱乐工作室   作者: 曹旖旋   点击量: 

[摘要]小信使不知道,等他用完彩墨的那一天,会看到玻璃瓶底的内层刻着一条游龙,游龙旁边写着“来自东方”。

航船已经驶出山羊岛的海港很远了。岛上灯塔的光越来越淡,却是海雾里唯一的暖色。

船长站在甲板上,睫毛和胡子上挂着一层白霜。小信使站在船长身旁,盯着远处的灯光。“船长,走到鳕鱼捕捞区时我们会遇到极夜吗?”小信使低了一点点头,将目光移向偶尔有浮冰飘过的海面。

“半个月的航程,可能有两天左右的时间能遇上吧。”船长顺着小信使的目光,也看向海面,“洋流会带走浮冰。”他伸手揉了揉小信使棕色的卷发,又顿了顿,说,“回船舱里去吧。”小信使点点头,转身向舱门走去。推开舱门时,舱门扶手摸起来像是冰块。

船舱里,小信使呼出的白气凝在了玻璃上。窗外的薄雾还没散,隔着窗子看海雾,像是看流动的丝在空气里飘浮。船上没什么事可做。小信使打开了暖炉,决定整理一遍从山羊岛带出来的信。一封、两封……十六封信。信封的火漆印记有的是锚,有的是帆船,还有把落叶凝在火漆中的印记。整理好信封,又无事可做了。看到桌上的墨水,小信使突然想起了佐藤杂货店。店里的摆设着的金丝压边扇子、刺绣团花开襟长衫、画着山水云雾的挂画……一切带着温暖又神秘的光晕。雕着牡丹花的木柜比小信使高出许多,小信使踩着椅子也够不到最上面一层。木柜中每一层都摆着墨水,一柜子的彩墨装在各式各样的玻璃瓶中,在光晕下看起来像是各种魔法药剂。在木柜的最底层,有一瓶墨水被柜子的阴影完全遮住了,没有色彩和光晕的衬托,看起来是一瓶普通的墨水。小信使轻轻地拿起它,是一瓶接近黑色的墨水,瓶身上写着看不懂的方块字。小信使举起墨水瓶,把它对着光看,发现玻璃内壁上缓缓流下的墨水颜色像是画卷里雾气萦绕着的群山。“如果能把青铜器的漆色揉进墨水,大概就是这样的颜色吧?”小信使这么想到,于是买下了这瓶墨水。

彩墨

画着世界地图的羊皮笔袋里放着小信使最喜欢的几支羽毛笔。小信使把用得最顺手那支羽毛笔伸进墨水瓶里,蘸了蘸墨水,开始写日记。小信使的日记什么都写。桅杆旁的麻绳,偶然遇见的白身黑尾海鸟,从船舱到餐厅的走廊里有两幅油画,昨天吃了油煎小牛排和黄油面包,水手们一边吃一边给他讲航行中的奇遇。

“想见一见美人鱼,听她们温柔地吟唱海面上的月光。”小信使写到,“不仅是美人鱼,我还想见见龙。听麦克说,东方的龙,没有翅膀也能飞起来。东方……”写到这里,羽毛笔的墨水用完了。小信使把羽毛笔插进墨水瓶中蘸了蘸,看了看瓶身上的方块字,接着写到,“东方令人向往。”

航船行驶了九天。船长说风向和海水的味道都很奇怪,是暴风雨的前兆,不适合继续航行。船长决定在经过吉祥港时,停休两天。

航船靠岸了。小信使一只手提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一只手抱着《海底两万里》,站在港口的渡头旁,声音里是止不住的期待。他问到:“船长,吉祥港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船长砸了砸烟嘴,胡子瞥向了一边,说:“鱼龙混杂。”听到这句话,小信使若有所思。他转过身,面向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吉祥港街道,仔细地端详起来。街上的招牌们五光十色,都闪烁着晃眼的光。站在距离街道这么远的渡头,还能隐约听见叫卖声。每一家店透出的光看起来都像是佐藤杂货店里的光晕,屋檐和招牌旁每一处阴影好像雕花木柜投在极光墨水身上的阴影。小信使又转回来,面向航船,开心地小声说到:“但是很东方呀。”

水手们跟着船长跑了这么多年货轮,一个二个都是装货卸货的好手。只用了一个下午,货物一切就绪。船员们整齐地列队站在航船的货舱旁,等待船长的指令。船长站在渡头,烟斗冒出的烟圈被海风吹散成一团飞速逃跑的烟。船长说到,“各位辛苦了。我们将在此停休两天。”船长顿了顿,又说到,“注意适当娱乐。”听到船长的这句话,船员们一下兴奋起来。船长接着说,“那么,全员解散。”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小信使觉突然得船长就是尼摩船长,自己则是阿龙纳斯。

水手们在海上漂了这么几天,自然是想好好放松一下,船长这声解散一说完,麦克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凑了过来,笑嘻嘻地站在小信使旁边。麦克一把揽住小信使的肩膀,对船长说,“船长啊,让我带夏尔去转转?”船长已经习惯了总是突然出现的麦克,只是淡淡地看了眼他,又看向小信使,灰绿色的眼眸似乎是在问小信使的想法。小信使自然想在吉祥港里转转了,那些被霓虹灯装饰着的方块字早就在小信使的心里闪着光了。

“船长,我可以去吗……?”小信使不禁抿住嘴,努力憋住自己的嘴角,不让它扬起来。船长的烟斗冒出一个烟圈,立刻被风吹散了。船长轻轻地点了下头,说:“去吧。麦克,你多照顾一下夏尔。”

“这您放心,我先带夏尔去凤凰旅店住下,让他把行李放下哈。”说罢,麦克就拉着小信使走了。

彩墨

从港口到凤凰旅店,左拐右拐了七八次。小信使记住了经过了八家糕点铺,六家商铺,四家裁缝铺,两家书店,一家礼服定制店。路边墙上还贴着很多小信使看不懂的海报,上面的方块字和墨水瓶上的字长得很像,这让小信使感到更加好奇。

“知道为什么选凤凰旅店吗?除了环境好,红烧肉和烤鸭的味道真是让我欲罢不能。最重要的是它离夜莺酒楼特别近,走几条小巷就到了。”麦克提着小信使的箱子,接着说:“明天酒楼就有一个聚会。听说最近东方来的几艘大船,船上的人都会去参与这场聚会。”

“喔……聚会呀。是什么样的聚会?”小信使一边看着路边电线杆和墙上的海报,回答道,一边努力地在海报中寻找自己在墨水瓶上见过的方块字。小信使其实不怎么喜欢聚会,但是他喜欢东方。

“嗯哼,我有个弟弟。看着你就让我想起他。我弟可喜欢东方的奇异故事了,给我讲过什么,一个叫马什么的,有神奇的笔和墨水,画出来的东西能变成真的。感觉你也挺喜欢这些的,所以就想带你去看看这个聚会。听港口上的人说,这个聚会……哎呀,总之是个大聚会。”麦克挠了挠头发,说:“我也说不清,你跟着我去就是了。不会让你后悔的。”

到了凤凰旅店,已经走到了小信使的房门前,麦克还是不停嘱咐到:“今晚一定要好好休息,明天起个大早,带你逛吉祥港,会一直玩到晚上,千万要保持精神啊。”

“好的,我记住了。谢谢麦克先生。”小信使接过麦克手里自己的箱子,向他道了谢。

“客气什么……哎呀。那,那晚安啊,夏尔。”麦克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了。小信使看着麦克的背影,觉得麦克在家一定是个温柔又会照顾人的哥哥。小信使也转身,准备开门。门把手是狮子头的样子,让小信使觉得很新奇。

彩墨

打开门,房间的地板铺着藏青色的地毯。床头摆着青蓝色的瓷瓶,里面放着干花做装饰,墙壁上也挂着漂亮的瓷器盘子。窗外的灯笼红彤彤的,“龙珠就是这个样子吧,火红又明亮,让人忍不住去盯着它。”小信使想到。

放好行李,洗漱结束。小信使趴在床上,决定看一会儿《海底两万里》。看了一会儿,小信使突然听到门缝那边有摩擦的声音。小信使很好奇,猜想是老鼠之类的。于是小信使慢慢地直起一点身子,悄悄地探头看向门缝。小信使没有看到老鼠,却看到一张被塞进门缝的小海报。小信使看不懂上面的字,但他觉得全是汉字的小海报很少见,就拿出日记本,把小海报夹进了日记本。

“既然拿出来了日记本,就写写日记吧。”小信使想到。小信使拿出羊皮笔袋和墨水,把它们放在桌上,又把小海报从日记本里拿出来,对着墨水瓶上的方块字一个一个字得看了一遍,发现没有一样的字。小信使叹了口气,开始写日记。

航行的时间,暴风雨,红烧肉与烤鸭,街道的霓虹灯招牌,墙上的小海报和门缝里的小海报,汉字,瓷器,灯笼,聚会,“东方的聚会应该很有意思。说起来佐藤先生也是东方人,这瓶墨水会不会有着东方血统?”小信使这么想到,突然有些开心,仿佛自己和东方有了某些神秘的联系。在灯笼红彤彤的光的笼罩下,墨水的字迹也映出些许红色。小信使盯着日记本,“东方的彩墨写出的字迹,看起来就像是游龙飞舞的轨迹。”小信使这么想到,突然喜欢上了自己写的字。于是小信使又按照墨水瓶上的汉字写了几个方块字,满意地批注到“用东方墨水写的东方字”。批注好了以后,小信使停笔,端详了一会儿自己做了批注的几个汉字。

“那今天就写到这里啦。希望今天睡觉时,会有青蓝色的游龙从东方彩墨里飞出来。”小信使合上日记,钻到被子里去休息了。

小信使不知道,等他用完彩墨的那一天,会看到玻璃瓶底的内层刻着一条游龙,游龙旁边写着“来自东方”。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