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Merry Merry Christmas

2017-12-25 20:41:37    来源:银河娱乐工作室   作者: 张珊   点击量: 

[摘要]想想那个“希望圣诞节那天圣诞老爷爷能把我喜欢的人塞到我床上”的愿望,苏群还是脸红到耳根。

苏群还是忍不住走上前去,从背后轻轻地拍了一下他。

等他还未拖着大身子转过来的时候,苏群已经绕到他面前。

 Merry Merry Christmas

苏群坐在桌子前面,面对着只打出个标题的文档,坐立难安。

很多事情一齐涌进脑海里,乱七八糟。总之,她是没有办法做到专心把这件事情做完。苏群禁不住拿起手机,打开一个个社交软件,发现空空如也,然后麻木地关掉,再把手机放下。又看向那个仍是空荡荡的文档,更加心烦。她索性关掉电脑,拿起桌角的镜子,放到自己面前。

苏群看着镜子中的人,从眉毛、到眼睛、到鼻子再到嘴巴,仔细打量。嗯,是很丑,没错了。她慢慢地凑近镜子,皱了皱眉头,摇摇头,却又慢慢地把眉毛舒展开。对着镜子,苏群挤出了一个微笑。是那种标准的,有酒窝并且有很多颗牙齿的微笑。

这时她又突然想起刚刚舍友走之前一直嚷着让她一起去圣诞班聚的场景。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拒绝,明明内心是想去的,却做出了一副毫不在意地样子。她突然很厌恶,镜子里的这个人。这种莫名用涌上心头的感觉,让她不再敢看向镜子。 

Merry Merry Christmas

苏群推开门的时候,有一片硕大的雪花恰巧打在眼睛上方。她使劲甩甩头,一半的雪落了下来,另一部分躺在了睫毛上。一眨眼,就是一整场的白,挂在眼前。这场白,让她突然有一些心安和平静,于是苏群便让那一半的雪勾在了睫毛上。

经过那个昏而又黄的路灯时,苏群忍不住抬起头。和她想象的画面一样,所有的雪,是金黄色的,从灯芯中央生长出来,向四周辐散,独自向下,却又成群成簇,把灯下的她紧紧地环住。

她想起来读中学的一个晚上,和舍友装病从宿舍逃出来,走在那条一个人都没有的、全是这样昏黄的路灯下,在下面看大雪,一看就不小心看了一路。踩着脚下已经厚厚的积雪,在没有人踩过的地方留下自己的脚印,然后画个心,再画几个圈,再写一下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哈哈哈地跑掉,等着第二天早上起来,走过的时候,看着那个地方偷偷地笑一声在心里。这些东西,苏群觉得像是昨天发生的,却又像是恍若隔世。

苏群突然有些享受,这种一个人,走在大雪里,脚下吱呀吱呀地踩着积雪,耳机里放着自己喜欢的歌,全身不断地有雪来了又走,脑海里想的又全是过去的记忆,尽管记忆里没有一个人在身旁,心里却是暖的。 

Merry Merry Christmas

前面很远的地方有一群人在唱歌,在苏群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很多发光的红色牛角头饰和带着灯的圣诞帽在黑夜里舞动,和着雪,和着笑声和歌声。

苏群却还是本能地想绕开这群人,以至于不让自己的形单影只更为过分地凸现出来。耳机里又恰好播到了《圣诞结》,不过幸好身旁没有情侣经过。

 

走到白天还在门口摆满圣诞树和挤满人的街道时,除了树上挂的小彩灯和被映得色彩斑斓的雪,她没有再看到别的东西或者人。

再往前走,一个戴着圣诞帽的大雪人在一家苏群经常去的小店前坐着,她想应该是老板家的儿子堆起来的,丑萌丑萌的,让苏群忍不住在路边挑了块好看的石头换掉了那个用松树枝做的鼻子。在把石头往雪里按的时候,她又想起来和那个傻弟弟做的一个又一个的雪人。

苏群修整完雪人后,忍不住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又手套摘了下来,解锁之后,在快要播完的《圣诞结》下方,按下了单曲循环。她面对着雪人站,笑着对雪人哼哼出,Merry Merry Christmas.”然后像中学时在地上写过名字一样,哈哈哈地跑掉。

Merry Merry Christmas

在拐了个弯后,苏群看到一个抱着大大人偶服头套的圣诞老人,像是白天给她打招呼,她又在他的大口袋放了张写了圣诞愿望的纸条的圣诞老人。她想起白天塞的那个愿望,突然想立马跑回去,但他总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熟悉。

苏群还是忍不住走上前去,从背后轻轻地拍了一下他。

等他还未拖着大身子转过来的时候,苏群已经绕到他面前。

果真和苏群猜的一样,这个圣诞老人,是中学同学水手。看到苏群,水手先是惊讶,然后露出了和中学一模一样的笑,是那种标准的,有酒窝并且有很多颗门牙的微笑,清澈得很。

嗨,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出来?水手问道。

舍友班聚了,我出来有点事。水手在苏群的记忆里,模模糊糊地只记得他很爱笑、很能闹脾气也很好,画得一手好画。但苏群也还是胡诌了一句话给他,又笑道,难怪白天圣诞老人对我那么热情,原来是你。你呢,怎么也来了襄城?

水手也笑,高考没考好,叔父在这边有个闲置得小房子,我就想着来这里和几个朋友开家一直想开的画廊,可惜生意不好做,这不过来扮个人偶赚点外快,再用画廊的名义给别人实现点圣诞愿望,宣传宣传。水手说这话的时候,苏群抬头看他,这个曾经玩世不恭的男生,此刻竟无比认真和幸福地和旧友讲述着自己的现状,她觉得有些惊讶,却也很羡慕。你怎么样,在襄大读书还适应么?

苏群突然缓过神,挺好的,你知道我在襄大?

听大熊讲的啊,暑假跟他喝酒,还念叨过你。水手看向苏群,不过大熊真的老了好多,一点都没有当年带我们班时候的凶了。

苏群就跟着水手一路走,聊了很多过去的事,和从前的人去了哪里、在做什么。好像真的,就像大熊在临毕业前讲的那样,毕了业,你们就各奔东西了,以后不论在哪里遇到,你们都会是像中学一样。

Merry Merry Christmas 

临分别之前,水手像突然想起来一样,你的圣诞愿望,我恐怕是做不到哦。

苏群原以为水手忘记了,却没想到又提起来,羞地想埋到雪里,不用了,不用了,谢谢你呀,圣诞老人,再见再见。

水手远远地在他后面讲,圣诞老人祝你愿望成真啊。

 

苏群忍不住边走边笑,觉得很丢人却又很开心,还夹杂着些许的小失落。丢人的是那个该死的圣诞愿望,开心的是旧友重逢,而失落的却是当年被所有老师以为的将来会一事无成的水手,如今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有着自己的小名堂,活得仍旧是不羁的很。自己却过着所谓的大银河娱乐活,惶惶不可终日。

但当她路过那一群还未散场的红牛角和圣诞帽,又看到那个昏黄的路灯时,突然又像是豁然开朗。

想想那个“希望圣诞节那天圣诞老爷爷能把我喜欢的人塞到我床上”的愿望,苏群还是脸红到耳根。

她从地上团起一团雪,朝远方打去。

(责任编辑  陈则良)